您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贾玲首次当导演凭什么制霸春节档?

如果说,上映四天后累计票房破30亿的《唐人街探案3》,是苦心经营多年的陈思诚一次酣畅淋漓的商业大胜,那么,凭着一部充满热情和温情的《你好,李焕英》,刷新了很多观众对头一次当导演编剧一肩挑的贾玲固有的印象与认知。

4天,15亿,一场母女之间的梦中梦,让多少人在喜庆欢快的春节档,尝到了笑中带泪的喜与悲。

不可复制谈论《你好,李焕英》,注定是感性压倒理性、情绪渲染压倒技术呈现。

这不仅是观众出于对贾玲和她的母亲的感动与认可,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个契机,去重新审视自己对母亲、对亲情、对家庭和责任的过往与未来。

选择这个题材,是贾玲弥补缺憾的一种方式,也正因如此,它成了一部不可复制的作品。

与《武林外传》原班人马多年后再次重聚比起来,哪怕在若干年之后,由同一拨人、同样的契机、同样的操作之下,借着本片的名字推出了续集,也不会有几个人真的买账。

这种不可复制,早在2016年播出的《喜剧总动员》第一季第一集中就已经注定了。

彼时,喜剧竞技类节目因《欢乐喜剧人》的异军突起,而成为各家卫视抢占收视率的香饽饽。

然而,为观众带来高质量喜剧效果的背后,高手对决之下的默契与残酷,是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能够将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喜剧小品的形式呈现在舞台上,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显然,充满自信和亲和力的贾玲,希望用一部真诚的作品,打动观众的内心。

于是,就有了如今仍被奉为经典之作的《你好,李焕英》,一段贾玲说给已故母亲的温馨情话。

不需要刻意地搞笑,也用不上强行的煽情,带着感情和温度的亲身经历,只要摆在那里就很有说服力了。

因为这部小品,人们知道了贾玲的母亲叫李焕英,知道了作为女儿的贾玲,对母亲普通而又特殊的感情。

于是,当贾玲对外宣布,将这部千呼万唤的小品扩编为电影时,人们完全没有怀疑她的诚意,剩下的或许就只有技术的问题了。

相对来说,电影版《你好,李焕英》是吃亏的。

它成在了不可复制,也因不可复制而变得充满变数。

这是一部结构与骨架基本定型、预知了剧情走向和感情基调、充满了独特仪式感的作品,在创作空间与呈现方式上显然不占优势。

再加上头一次导演编剧一肩挑的贾玲,对影片带来的一系列不确定性,该片或将成为小品拉皮版的呼声就一直没断过。

想不到,《你好,李焕英》愣是收割了10亿票房,以及很多观众的笑声与泪水。

事实证明,在普世人性之下谈亲情,永远都不会过时。

爱与牺牲如果我有了一次穿越回过去的机会,该如何把握?

想来,大家都会有一大堆或庸俗或隐秘的想法,其中,改变当初错误的关键选择将是最容易被提及的话题。

不提好莱坞那些花里胡哨的穿越影视剧,单说国产影视剧,像《重返20岁》(翻拍自韩国电影《奇怪的她》)、《超时空同居》这类打着温情招牌、兼顾猎奇感的作品,似乎已经将带有穿越性质的喜剧奇幻片定型了。

哪怕开心麻花走上大银幕的开山之作《夏洛特烦恼》,也未能免俗。

不过,无论是小品版还是电影版的《你好,李焕英》,都以穿越回过去作为引子,本质上,起点都是为了满足主角“我”的个人需求。

贾玲饰演的我,是总惹妈妈生气的普通人。

从小到大,无论学习、样貌、交际都普普通通,完全没有可以拿来炫耀和令人骄傲的地方,这才是妈妈总是喋喋不休、表达不满的原因。

此时的我活在了第一层,习惯于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母亲,眼里和心里只有我自己。

让她在别人面前扬眉吐气一回,这个完全以我的角度看待事物的想法,更像是不假思索的冲动。

当我因一场意外成功穿越,有机会回到过去帮少女时代的妈妈改变人生的关键决定时,面临急迫的选择:没有原配的父母,我就会消失。

在我的生命和妈妈的幸福之间,内心悔恨的我选择了后者。

此时的我活在了第二层,把母亲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开始思考亲情的意义。

当我发现自己终于读懂了母亲时,一切真相大白:这场如梦似幻般的穿越,其实是弥留之际的母亲,给女儿留下的最后一点念想。

说白了,我踏入了母亲精心搭设的重逢之梦。

这也解释了妈妈一面答应与厂长公子约会却与亲爸突然领证等情节。

一个容易忽略的细节是,当成功穿越的我被张叔背着去职工医院时,那些我出生之前才有的人、事和场景,由黑白逐渐变成了彩色,而且细节特别丰富。

当年的我怎么可能记得住那么多事,只因为,这一切都是妈妈真实记忆的体现。

自始至终,她都知道我是谁,并将一个独立女性的温情、包容与义无反顾,不动声色地呈现了出来。

此时的我活在了第三层,敢于直面妈妈的离世,终于明白了爱与牺牲的价值。

原来,急于挣脱家庭束缚的我远去的背影,一直都有人在关注,妈妈的爱一直都在。

幽默与遗憾正因为这部影片挖掘和点缀了太多的真情实感,才会让观众如此轻易地产生了共情,笑着流眼泪。

伴随着主线故事的层层递进,片中安排了一系列密集笑点,角色的错位与戏剧化的场景,令人看着很舒服、笑得很惬意。

摸了半天兜的厂长、将大搞特搞作为口头禅的领导,似乎也能引来观众的会心一笑。

与那些为了搞笑而搞笑的作品比起来,《你好,李焕英》在时代还原上下了功夫,故事逻辑也因最后的反转而顺理成章。

片尾,“那件皮衣,要是再绿一点就更好看了”令人印象深刻,一句朴素的话,让全片立住了、升华了。

为人儿女或为人父母者,都能够从中找到真情与感动。

或许每家的父母都有不同的表达和沟通方式,但他们对子女无私的爱都是相同的。

虽然被豆瓣网友打了8.3分的高分,但这部影片依然瑕疵难免。

小品版《你好,李焕英》的原班人马,确实为本片增添了不少亮色,但陈赫饰演的冷特就显得过于工具人了些,一些配角和客串人物,显得单薄了些。

至于沈腾饰演的沈光林跳船窜稀等几个场景,又显得可有可无,无形中拉低了本片的整体“笑果”。

贾玲和她的《你好,李焕英》成功了,要诀其实很简单:不矫情、不做作、不虚伪,用真诚的态度讲故事,用真情引发观众的共情。

从这个角度来说,它与《我不是药神》等影片一样,有资格被写入中国电影的史册。